谁在里面

这篇文章完全是虚构的,比如我几乎晚上不加班,也没有会 JOJO 立的同事。毫无疑问我看过冰菓小说,当然日常系推理也并非冰菓的专利。

我的确寻思过写个和千反田类似的女孩放入书中,以读者的身份引出线索。但是构思时候很悲伤地发现我并不熟悉女性的思考方式。

文辞相当市侩,但是毫无疑问这才是我熟悉的生活。

加班的夜晚通常百无聊赖,泰半的时间你都无事可做,只能等着别人便秘一样告诉你,结果是好还是不好 — 当然通常都不会好,莫名其妙的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这也相当符合墨菲定律,事情总会向最坏的方向发展。尤其是深受效率至上互联网精神洗礼的家伙们很干净利落地把测试看作不必要的恶,大体裱糊个模样就急吼吼地上线 — 副作用当然就是显著地多出不少加班的空间。

这当然不是功勋,但是很有人引以为傲。而作为给他们提供基础设施的上游团队,我们组也不得不陪着加班,随时待命,虽然大体也就是玩着游戏消磨时间,直到对方上线或者放弃上线为止。

今晚也是毫不意外地被加班,我面带麻木地看着桌面。麻木并非来自于加班,虽然并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但是更确切地说,是由于今晚极为不顺的运气让我开始怀疑人生。我和同事 pre-D4C 君 — 这个绰号来自于漫画 JoJo,由于该君和获得 D4C 之前的大总统除了发型之外体型神似,所以我通常称呼其为 pre-D4C 简称 D4 — 虽然很显然他并不知道这个梗。

我们正在玩一款叫做冷战热斗的桌游 — 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对方的节节逼迫下,我在中东战场和亚洲战场大败亏输,孤注一掷的政变哪怕一次成功都没有,骰子女神今天很显然并没有和我在一起。

我很想结束这场对我而言毫无意义的游戏,但是对面 D4 君兴致勃勃的表情让我总有点说不出口。即使我也懂,设身处地想想,虐菜很明显比对面竖白旗更让人心情愉悦。

假装在思考手牌,实际上在思考怎么体面投降而魂游天外的我这时候看到 Dio 君又从楼下冲了上来 —- 这个绰号来自于此君十分骚气。他唯一的爱好是扛着蛋白粉向别人展示自己的肱二头肌。说起来这已经是他这二十分钟第二次从楼下上来,之前听他叨叨今晚的加班餐凉菜不太干净,对他柔弱(?)的肠胃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 也就是跑肚。

我们组工作地点是在公司的五楼的小房间,话说回来五楼也就这么一间小房间,剩下的区域被天台占据。其实很舒服,比如春天的时候能躺在屋外修建过的草坪上,工作累了也可以去放风透气。唯一的坏处就是没有厕所,所以每次不得不走下一段楼梯借用四楼的厕所。

Dio 君一惊一乍地冲着我们嚷嚷:“我说,刚才我上厕所察觉到一件怪事。”

D4 头也不抬:“比如你没注意厕所标识,直接冲进了女厕所,然后意识到了真正的自己?”

“屁话,四楼女厕所的灯坏了有一个礼拜了,黑咕隆咚,我再瞎还能跑错?是这样,二十分钟前我第一次跑下去的时候,发现厕所两个蹲位,左边的坑位被锁住了;刚才我再跑下去,发现左边的坑位没有锁。“

”恭喜你发现厕所坑位的门可以被锁上这个事实“。D4 讥讽的语气一点不做掩饰。

“去去去。“ Dio 一边嫌弃一边露出回忆的表情,说实话看着有点恶心,”从头说是这样。我第一次下去上厕所的时候,我刚进门就听到有人按下了冲水的声音。严格来说不是按下的声音,而是,你们懂吧,马桶刚出水声音不是特大么?右边那个坑位上面有点滴水,你们知道吧,虽然没啥但是挺恶心,所以我说等人出来。但是好一阵也没有出来,哗哗流水的声音倒是一直没停。就是水龙头开着那种水声,连续的,不是按一下,等水箱满了再按一下那种。我后来没办法,还是用了右边那个坑位,隔壁水声就一直没停,挺烦的。哦,顺便幸好上面管子很给面子没滴水。后来我走了,水声也一直没停。门倒是一直锁上的。我没听到门开的声音。“

“刚才我肚子又有点不舒服,下去的时候,发现那个坑位的门开了。用完了之后我按水箱的冲水键也很正常。所以我觉得很奇怪,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一直按着冲水按钮不放?”

Dio 说完抛了个很恶心的媚眼,很显然对自己的明察秋毫极为满意。

D4 盯着自己手上的牌,很陶醉地仰起头:“也许这家伙大特别硬,冲不下去?”

“所以我就说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讲话?” Dio 瞎嚷嚷地十分烦人。

“不,这是不可能的。” 我盖上手上的牌,“ Dio 说的有点意思,我们反正没事,可以讨论一下,反正又不会死。”

“如果假设这个人 A 真的特别硬,那么他不会一直按着冲水键不放,而是会按一下,然后等水箱满上去,再按一次这样。”

Dio 点头:“这是显而易见的。”

D4 看起来有点不耐烦:“那就是他喜欢厕所的感觉,认为待在厕所仿佛回家。哎,不是有这种说法么,男人就喜欢晚上开车回家,熄火后在车子里面待上一会,感受世界的宁静,说不定这家伙也有这兴趣。”

Dio 相当不屑:“所以他还喜欢一直按着冲水按钮?你坐在马桶上去按那个按钮不难受?”

“还有个问题。“ Dio 环视了一圈。”现在几点了?凌晨 1 点,我特地确认了一下,厕所周围的工位都没人,三楼的灯也都早关了。黑黢黢的我都害怕。所以那里会有人来用?“

”四楼没有其他人在加班了?“ 我追问了一句。

”那倒不是,四楼对面那头呼叫中心的小姐姐在加班。哦,不对,她们夜班。但是那边有厕所,况且你也知道,呼叫中心一个男的都没有。“

”我怀疑啊,是小偷。“ Dio 神神叨叨地说,”他害怕被我看到,所以一直躲在厕所。“

”所以为什么他要一直按着冲水键。况且,大门那里有人脸检测,保安也在,哪有那么容易混进来,混进来了为啥要往厕所跑?“ 我驳回了 Dio 的猜想。

”那个,人有三急嘛……“ Dio 很明显没有什么想法佐证自己,期期艾艾不说话了。

D4 来了兴致:“你们听说过日本那边,有款马桶有专门的用来播放冲水声音的功能。用来掩盖住自己尿尿的声音。我觉得这哥们估计也是这样,觉得撒尿声音被听到了害羞。哎呀哎呀,好 gay 啊。“

”但是他明明最开始就按下了冲水键,证明完事了呗?“ Dio 不依不饶。

”不一定是完事啊,他也可以先冲一下马桶再用,洁癖懂不懂?“ D4 睥睨地看着 Dio。

”但是那个是尿尿吧?女式的吧?你肛门的声音哪有那么容易掩盖住。”我啐了一口。

D4 想了想:“我还是觉得按住冲洗键是为了掩盖住声音。”

我们都微微点了点头:这的确有可能。

突然,我产生了一个念头。左思右想,所有逻辑都对得上。嗯……

“我有一个想法。”我一边收拾手牌,一边说道。

“哦,说来听听?抛头引砖。” D4 很有兴致。至于 Dio ,他一直都很有兴致。

我一边整理思路,一边整理棋盘。

“其实厕所那个门,不知道你们注意过没,并不一定只能从里面锁上。”

“没注意过。”

“嗯,我也是之前看清洁大叔拿出钥匙才知道,那个门可以被钥匙锁上。”

“你的意思是说其实是清洁工锁上的?” D4 很怀疑地问。

“我猜想,那个马桶之前就坏了,比如冲洗按钮卡住了。清洁工检查发现这个问题,就锁上了。晚上的时候顺便修理了,估计是个不足为怪的小问题,于是又开放了。”

“你这猜想更不靠谱。” Dio 失望叹气,”现在都晚上一点了,哪有清洁工。况且我明明听到有人按下了冲水键。“

”那就不知道了,这件事情确实很古怪。“我诚恳地说,”D4 你的手牌拿过来,装盒了。“

”艾草,我都没发现,你小子是趁机会溜了吧。“ D4 愤愤不平把牌砸桌上。

收拾好桌面,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发现有消息,内容是对面已经完成了调试,成功上线。

下楼梯的时候,我从四层的楼道门口冲里面望了望,四周的灯都关了,只有男厕的光照亮着四周。很远的对面,亮堂堂的,呼叫中心的女生们开心地谈笑。

那个解释当然是错的,猜想被提出得越多,真正的原因就越模糊。Dio 或者 D4 迟早,或者已经意识到了真正的答案。

那时候,左边的隔间里的人,是呼叫中心的一个女生。

是的,那边是有厕所,不过只有一个,都是女性的话,那么坑位很可能满了吧。于是她就想着找一个其他的厕所。但是她十分怕黑,她也许下过三楼,发现整个楼层都是黑黝黝的,想必十分害怕。于是她又回到了四楼,走到了她对面 — 也就是这边的厕所。但是当她推开女厕的门,却绝望地发现里面也是黑的 — 当然啦,灯已经坏了一个礼拜了。她观察发现四周没人,于是冒险进了男厕。

好死不死,当她完事按下冲水按钮的时候,她意识到有人进来了 — 那是 Dio。她陷入了恐慌,她听见 Dio 进入了隔壁的厕所隔间。她想出去,也本可以出去,但是也许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推开门,于是她这么想着:等他出去之后再走就好了。

至于后来她为什么一直按住冲水键,可能就是为了用水声掩盖住自己可能发出的声音吧。

真是个可爱的妹子,如果能认识一下就好了。我情不自禁地这么想,然后把念头搁在一边,迈步往下,准备回家。